国企掌门人的另类“敛财术”

2021-04-26 14:25:28  来源:法制与新闻  评论:0

送钱的都是亲戚或者多年交往的朋友,冯运新没有顾忌

文/林达

2020年12月25日,因犯受贿罪、非法经营同类营业罪,浙江省嘉兴市实业资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实集团)董事长冯运新被判处有期徒刑12 年,并处罚金100万元。冯运新收钱有一个“原则”,他不收包工头的钱,而是培养亲友,然后视作“摇钱树”;他还自己 “ 创业”办公司敛财。判决书显示,冯运新受贿金额折合人民币857余万元,并通过开设公司获取非法利益1070万余元。冯运新被办案人员称作国企、家企 “ 双面”董事长。

国企老总“上党课”一周后落马

2020年“五一”节后,随着疫情的缓解,大多数单位已经复工复产。“党风廉政建设要‘书记抓、抓书记’!时刻绷紧这根弦……”在嘉实集团的报告厅内,时任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冯运新在给单位全体党员干部作报告,也是新年第一堂党课。他声音洪亮,掷地有声。然而,仅仅一周后,这位清正廉洁不离口的冯书记,却被纪检部门宣布立案并采取留置措施。

1962年出生的冯运新,是浙江海盐人。早年在部队服役,后转业到地方。冯运新从1987年进入嘉兴市经委工作后, 曾在嘉兴市政府多个部门担任过职务。客观地说,冯运新能力出众,经验丰富 : 曾出色完成60余家企业、近两万名职工

分流工作;开展基金投资为企业盈利数亿元;短时间内便使某大型企业扭亏为盈。在国企任职期间,冯运新颇有成绩。因而,在2007年8月,嘉实集团成立时, 冯运新被任命为党委书记、董事长,正式成为大型国企掌门人。坐上了嘉兴最大国企“一把手”的位置后,冯运新也十分卖力,并注意自身形象。他多次在大小会议上强调廉洁,有员工叫他“冯老大”还曾被他严厉喝止。

高喊廉洁的“冯书记”突然落马,震惊嘉兴政界!可在几名知情人看来,冯运新的落马虽有些意外但在情理之中。嘉兴纪委的一位办案人员说,掌声和鲜花使冯运新内心的骄傲自满情绪日益膨胀,觉得自己辛苦这么多年,收入和贡献完全不成正比,于是把心思逐渐转到为自己多赚钱。

培养弟弟成富豪吃“好处”

担任嘉实集团董事长后,冯运新看到了大项目中的“商机”,有利可图的项目都交给自己的亲朋好友。集团一位中层干部表示,熟悉的人都能看出冯运新的变化,而且冯运新越来越习惯被恭维、奉承,作风变得霸道。

嘉实集团每年有大量工程项目,身为董事长的冯运新自然成了“包工头” 们拉拢巴结的对象。有想承包项目的包工头曾多次找到冯运新,希望揽下工程 ;甚至还有人托关系,让冯运新的上级领导出面,邀请其喝酒吃饭,但冯运新都“不给面子”。

冯在后来接受调查时表示,他有一个原则:“坚决远离包工头,绝对不收受包工头的一分钱好处。”原来,冯是另辟蹊径,转头“栽培”至亲好友,把工程生意交给亲朋,并把他们当成“摇钱树”。在冯运新看来,如果收了承包商的钱, 一旦被发现,就碰上了“高压线”,而亲友之间的经济往来,不会犯事。

冯运新有个弟弟冯某在老家农村当理发师。一天,他到乡下找到弟弟,邀其一起到茶楼喝茶。冯运新显出一副神秘的样子说:“弟弟,我看你理发一辈子也赚不了多少钱,还是去做生意吧,这样赚钱快。”冯某一头雾水,说自己除了理发,不会干别的,更不懂做其他生意了。“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教你,我给你撑腰。就搞个简单的,弄废金属回收吧。”于是,弟弟关掉了理发店,跟着哥哥来到嘉兴城里,干起了废金属回收的行当。冯运新利用手中职权,在他的悉心关照下,弟弟成了某国有控股公司废金属回收的大户。其间,冯运新多次照顾弟弟生意,集团下属人员知道冯某是董事长的亲弟弟,也投其所好,纷纷把生意介绍给他。十年间,冯某生意越做越大,成了村里有名的富豪。

瞧着弟弟发财,冯运新既高兴又眼红,经常问起“你赚了多少钱啊,钱怎么花啊……”等等。懂得“知恩图报”的弟弟对哥哥想要分一点利润的意思心领神会,对冯运新有求必应。据起诉书显示,2004年至2018年冯运新利用职务便利,为其弟弟冯某在承接废金属收购业务等方面谋取利益,先后10次非法收受冯某所送327.67万元,其中以零花钱名义收取的金额达68万元。冯运新在购买房产、商铺时,冯某又送去了210多万元。为了感谢哥哥的提携之情,几年间冯某累计贿赂冯运新500余万元。收了弟弟这么多钱,冯运新竟心安理得,没有一点担忧与忐忑。

方某是冯运新认识了三十多年的朋友,两人关系密切,靠着冯运新的关照,方某承接了大量泡沫业务、消防工程,赚得盆满钵满。冯运新通过明示、暗示,加上方某也是个聪明人,“自己吃上了肉,起码也该让老总朋友喝碗汤。”冯先后收受方某所送人民币140余万元。在冯运新被办案机关认定的受贿事实中,除涉及在项目开发、业务承接等事项上谋取利益外,还通过房产销售、为集团聘请法律顾问、收取保险返点等方式“揩油”。冯运新搬家时收“搬家费”,女儿出国收留学费用、有人还给冯运新妻子开工资,这些都是冯运新的亲友所为,也是冯运新敛财的手段。因为送钱的都是亲戚或者多年交往的朋友,冯运新没有顾忌,均照单全收。

另起炉灶打造家族企业

随着对钱财越来越贪婪,冯运新觉得,与其帮别人拿到项目,让亲友“孝敬”,不如自己来做,直接赚“外快”。于是,冯运新有了“办企业”的念头。摇身一变成了国企、家企“双面”董事长。

冯运新身居要职,又有经营企业的经验与能力,想开拓自己的“小天地”得心应手。根据案情,2007年初,冯运新以亲友名义成立了一家机械公司,当时他担任国有控股公司的副董事长,于是以职务之便,使该公司成为该国有控股公司的支架配件供应商,几年时间获利颇丰。冯运新在机械公司经营中尝到了甜头。此时,曾有人在背后议论冯运新这样“搞副业”违反规章,也有好心人劝说冯运新从此收手。然而,此时的冯运新欲望膨胀,哪里听得进那些劝说。“办家企”的想法占据了他整个脑海。

“机会”终于来了,2009年,时任嘉实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的冯运新,受集团委派担任加西贝拉压缩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加西贝拉公司)副董事长。该公司属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总部设在嘉兴。冯运新为谋取私利,与弟弟冯某等亲戚共同出资成立嘉兴市渊立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渊立公司),并将股份挂于他人名下。随后,冯运新亲自出马,常常干预渊立公司的经营事宜。当时渊立公司并未获得ISO9001质量体系认证、尚不具备加工单位资质。在冯运新的一手操纵下,渊立公司成为加西贝拉公司的外协加工单位,经营加西贝拉公司自有生产线的N系列曲轴箱加工业务。

2017年,由于加西贝拉公司的N系列曲轴箱市场需求量下降,渊立公司的订单随即减少,冯运新不甘心,擅自作主促使加西贝拉公司调整曲轴箱型号, 使得渊立公司的业务量大幅增加。同时,2012年,冯运新得知加西贝拉公司自营的珩磨机加工业务利润丰厚,便以副董事长的身份干预,让渊立公司购买了珩磨机,并让加西贝拉公司让出部分珩磨机加工业务给渊立公司。至2019年7月,冯运新从渊立公司获取非法利益共计1070余万元。

正当冯满心喜欢时,一封封举报信也飞向纪检部门。在接受调查时,冯运新称,随着贸易公司、机械公司等企业相继成立,他幻想中的“冯氏集团”渐渐成型。“明的我是嘉实集团的董事长, 暗的我是家族企业的董事长,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冯运新说。2020年9月初冯运新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双面”董事长获刑12年

自以为敛财“高明”的冯运新,面对国家反腐的高压态势,也曾晚上睡不着觉。2020年春节过后,冯运新听闻组织可能对其进行调查,纠结之下打算作出姿态。2020年4月30日,冯运新主动前往嘉兴市监察委员会,如实交代了非法经营同类营业的犯罪事实。此时,距离冯运新退休不到两年。案发后,多名行贿人及关系人退出39万元行贿款,冯运新也在亲属帮助下退赃共计1888.2677 万元。

庭审中,冯运新辩解说:“弟弟和好友不是包工头,他们给我好处是亲朋好友之间的礼尚往来,我没有违背我的做人原则。”为此,公诉人问道“:你弟弟是个理发师,根本不会做什么生意, 他赚的钱难道不是在你的关照下取得的吗?而且又是在你管辖的范围内,这不是以权谋私是什么?你拿你弟弟的钱正常吗?”面对公诉人的义正词严, 冯运新低下了头。继而,他喃喃自语:我真糊涂啊,简直是昏了头。“我居功自大,认为自己是企业的功臣,有了骄傲自满的思想,长期放松了对自己的严格要求,逐步在走向违纪违法的路上停不下来。”冯运新在庭审最后陈述时忏悔道。

2020年12月25日,备受民众与媒体高度关注的嘉兴国企掌门人冯运新一案在海宁市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宣判 :冯运新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80万元 ;犯非法经营同类营业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并处罚金20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100万元。扣押在案的1927.2677万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经法院审理查明,2003年至2019 年间,被告人冯运新利用先后担任嘉兴市实业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党委委员、董事、党委书记、总经理、董事长,嘉兴市实业资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等职务便利,为相关人员在项目开发、业务承接等事项上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857.2677万元。2009年,被告人冯运新时任嘉兴市实业资产投资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并受该公司委派担任某压缩机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其为谋取私利,与他人共同出资成立嘉兴市渊立机械有限公司。2011年至2019年7 月,被告人冯运新从渊立公司获取非法利益共计1070万余元。

法院认为,被告人冯运新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857万余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 ;其身为国有公司董事, 利用职务便利,自己经营与所任职公司同类营业,获取非法利益1070万余元, 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同类营业罪 ;其一人犯两罪,依法应实行数罪并罚。因其在尚未受到调查谈话前,主动交代非法经营同类营业罪的事实,具有自首情节,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受贿的罪行,具有坦白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自愿认罪认罚, 并已退出全部赃款,可依法从宽处理及酌情从轻处罚。最终,海宁法院作出上述判决。(文中人物为化名)

[此稿刊登于《法制与新闻》杂志2021年4月上半月刊]

  稿件编审:王桂元   编辑:新媒体中心

最新杂志

test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