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黑“电老虎”的覆灭

2021-05-12 09:16:32  来源:法制与新闻杂志  评论:0

提供“保护伞”的36名公职人员相继被查处,62人被问责。

文/林达

一个曾经盘踞在黑龙江哈尔滨近10年之久的“李氏三兄弟”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被警方彻底摧毁。该组织以违法承揽工程、垄断电力行业疯狂敛财坐大为主要特征,横行乡里,无恶不作! 2020年10月30日,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对首犯李甲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等20项罪名,主犯李乙以涉18项罪名,数罪并罚,均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2021年3月初,黑龙江省高院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

坐大成势

2019年6月,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进入黑龙江,把群众关注度高、社会影响大的案件作为重点督导,并推动案件跟进。督导组进驻黑龙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私下察访”。菜市场、社区、街道办……这里的声音来自老百姓,更真实。督导组通过寻访了解到,在哈尔滨,有一个“李氏三兄弟”,提到他们,很多人都“谈李色变”并咬牙切齿。督导组将这个“李氏兄弟”作为重点督办案件。

这“李氏三兄弟”为何方人士?据警方介绍,李甲、李乙、李丙三人是亲兄弟。老大李甲现年60岁,老二李丙56岁,老三李乙50岁。在青年时期,三兄弟均为哈尔滨市道里区的电力安装公司工人。2000年前后,三人出资经营酒店、游戏厅、洗浴和地下赌场,在当地已“小有名气”。然而,“李氏三兄弟”野心勃勃。在涉足“黄、赌”行业并完成了前期的资本积累后,兄弟仨通过各种手段“打通关系”,职务在供电系统内不断攀升。不到10年,李甲从哈尔滨市道里区工程安装队队长,一路提拔至道里区供电局局长。李乙也坐上了该市电力实业集团道里区安装公司经理的位置。

在这期间,“李氏三兄弟”利用手中权力,不断壮大自身势力,利用裙带关系及纠集社会闲散人员等,逐步形成了具有一定规模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他们涉嫌强奸、聚众淫乱、诈骗征迁补偿等, 欺压百姓,巧取豪夺,利用职务便利攫取了大量利益。而且,只要组织内有人违法犯罪行为“东窗事发”,他们就里应外合实施“营救”,买通公职人员为其开脱责任。2003年,李丙强奸了一名未满14岁的幼女。为帮弟弟“摆平”这件事, 李甲一边威逼利诱、让被害人父母噤声 ;一边勾结公职人员、假意让李丙投案自首,做所谓的“从宽处理”。最终,该起案件的定性,从刑事犯罪降格为行政违法,草草处罚了5000元了事。

李甲作为三兄弟中的老大,也是涉黑团伙的首犯及该组织的策划指挥者, 归案前曾任国家电网哈尔滨公司副总经理,在他手里每年有近10 亿元的电力工程项目。弟弟李丙,与“朋友”一起开办了民营电力工程公司,在哥哥的悉心照顾下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李乙是家里最小的,他从一个普通工人干起,在哥哥李甲从哈尔滨电力实业集团公司董事长的位置上提升到国家电网哈尔滨公司副总经理、市电业局副局长后,他直接接替了哥哥的职位成了公司的主要负责人。其实,兄弟俩都是通过行贿、找靠山等非法手段走上了领导岗位的。

2019年1月,哈尔滨警方把李氏三兄弟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列为一号案件,前期抽调70余名警力开展调查工作。调查发现,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李氏三兄弟就在电力系统工作,他们熟知电力工程招标当中的漏洞和电力工程的丰厚利润,初期他们采用金钱贿赂、违反招标手续的方式大肆违法承揽工程获取利益。

专案组民警说,李甲的儿子李某峰2012年开办了一家婚庆公司,而以前在其公司附近的另一家合法经营的商铺莫名其妙地成了受害者。一天上午,李某峰带着几个人对店铺进行公开打砸。其实他的目的就想把对方赶走,扩大自己公司的面积。这样一起明显的故意毁坏财物、寻衅滋事案件,理应按照相关法律对李某峰追究刑事责任和民事责任,然而,当时的办案民警在收受了李甲的财物后,迟迟不予立案侦查,最后以民事纠纷为由不了了之。

强揽工程

警方查明,从2010年开始,自李甲担任哈尔滨市电业局局长助理兼电力实业集团董事长后,就开始独揽全市的带电接引工程,通过拉拢相关工作人员、串通投标,李甲伙同团伙其他成员,先以电力实业集团中标,然后把项目转包给弟弟李丙和涉黑组织下线开办的公司,几年当中,李氏兄弟几乎垄断了全市电力工程的施工。案情显示, 自2010年以来,李氏三兄弟这个犯罪团伙通过围标和暴力打压等手段,独揽哈尔滨市电力工程项目。李甲兄弟揽到这些项目后,直接将工程分配给他们这个组织成员控制的二级公司。而这些二级公司实际什么都不干,只是以极低的价格把这些工程转包给没有任何资质的民间施工队,进行“全方位压榨”,并使用劣质的设备材料以次充好。不仅如此,“李氏兄弟”还长期拖欠这些下游施工队的工程款,以物抵债,强迫交易。

2017年,哈尔滨的马先生就成了他们转包的施工对象之一,结果如何呢? 马先生说,他承接的22个变电所工程价格应该在1100万元左右,自己前期资本金已投入430万元,但是迄今为止, 一分钱也没有得到。“其间,一辆当时市场价70万元左右的车,他们非要顶给我,折算成150万元工程款,还有房子、手表,都是高于市场价几倍抵的工程款。我们不要的话,他们就表示没钱,这个东西爱要不要。天底下竟有这样的事情!”马先生很愤怒。与马先生有同样遭遇的受害公司在哈尔滨还有70多个, 他们也都是在完成施工后拿不到钱。而李氏三兄弟却获得了巨大利益。

垄断电力

李甲被坊间喻为“电老虎”“黑老大”。人前是仪表堂堂的国企经理,人后是恶贯满盈的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头目,“黄、赌、毒”全都沾染。

2013 年,李甲担任国网黑龙江省电力有限公司哈尔滨供电公司副总经理、市电业局副局长、党委委员,权力达到了顶峰。他负责基建、电力工程项 目等。办案民警说,2010 年至2018 年案发,哈尔滨市的电力变电、配电工程 项目总量的近80%,都被李甲、李乙所控制的哈尔滨电力实业集团包揽,已是 “绝对垄断”的程度。“李氏三兄弟”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树立行业淫威后,在 当地俨然成了“电霸”,违法犯罪变本加厉。对企业而言,用电是首要面临 的问题,而大量的企业受“李氏三兄弟” 的欺压,被迫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由 于掌控着验收送电这个最后的环节,李 甲飞扬跋扈。

“在当时,企业想要用上电,就得先过他们这一关。正常申请用电无法供电,不经供电公司,直接请托‘李氏三兄弟’可以正常供电。”这成为一个怪现象。其间,企业如果拒绝与其合作,就会被诉诸暴力、软暴力。2012年,李甲为强占某变电工程,在使用软暴力威胁施工方退出施工未成功的情况下,直接安排打手——暴力团伙“道里狼队”,带领下属人员去工地打砸闹事、霸占工地、将施工方直接赶出了哈尔滨的电力工程领域。所谓的“道里狼队”,其实就是一帮地痞打手。

有的企业无奈选择妥协,就会被强迫签订各种服务合同。李氏三兄弟再通过高定价格、偷工减料的方式,获取暴利。如哈尔滨某国有重点制药企业,在申请用电过程中,被告知无法施工,3 年都没有解决用电问题。李甲、李乙兄弟俩上门来到该企业,在实际施工成本400万元的情况下,强迫企业签订了1700万元的施工合同。公司老总慑于李氏三兄弟的淫威,被逼吞下苦果。这样的事例,不计其数。自上而下,受害者叫苦不迭,却敢怒不敢言。哈尔滨警方对督导组说:“李氏三兄弟的高要价、低成本,最终还是由老百姓来买单。施工质量不过关,用电安全存在严重隐患 ; 施工要价过高,导致楼盘的成本也要相应提高,几乎影响到了全市的房价。”据警方初步核实,“李氏三兄弟”涉黑组织十余年来非法获利高达30余亿元。

疯狂敛财暴富后的“李氏三兄弟” 在三亚、北京、广州、深圳等地,至少购置有135套房产,估值6亿元 ;收受贿赂豪车96辆,价值上亿元 ;还有大量古董文物。为追求刺激,他们还聚众淫乱、强迫他人吸毒等,日常生活挥金如土,糜烂成性。在警方对该黑社会性质团伙组织实施抓捕前,李甲、李乙二人被当地纪委监委留置之时,该组织的“营救队” 成员,甚至还花了40万元,试图收买两名监管辅警,企图通过他们传递消息、毁灭关键证据。

集中抓捕

“李氏三兄弟”的犯罪集团内部分工明确,团伙成员组织纪律严密。其中, 李甲和李乙主要利用手中权力,翻云覆雨,为非作歹。而李丙则混迹社会,负责敛财和非法利益分配,是哥哥与弟弟在社会上和行业内的“代言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后,兄弟仨收敛了很多, 想避开风头,暂时蛰伏,企图逃脱法网。可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哈尔滨公安机关于2018年10月出击,李甲在三亚的别墅内被抓获,李乙在哈尔滨某高级浴所内被抓捕,李丙则背着一书包外币,逃到云南试图偷渡出境,被出租车司机举报后,民警将其当场擒获。

经过半年多的艰辛侦查,专案组在掌握了李氏三兄弟涉黑组织的大量证据后,开展集中统一抓捕行动。哈尔滨警方调集了500余名警力,在哈尔滨、大庆以及齐齐哈尔三个地区统一行动。在这次“重拳”行动中,警方共抓获133名犯罪嫌疑人,其中涉黑犯罪组织核心成员41名。经过初步审查这个涉黑犯罪组织涉嫌寻衅滋事、强迫交易、敲诈勒索、故意伤害、开设赌场、盗窃、诈骗、非法持有毒品、聚众淫乱、介绍卖淫、容留他人吸毒、伪造国家机关证件、串通投标、帮助毁灭伪造证据、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和窝藏等20种刑事犯罪罪名。肆意侵害企业、群众合法利益和权益,严重破坏当地市场经营秩序和社会治安秩序。案情触目惊心,骇人听闻。这个犯罪组织中有7人曾经是市、区两级人大代表,具备党政机关干部身份的占比达40%。警方和哈尔滨市纪委监委共同查扣了这个涉黑犯罪团伙在全国各地购置的房产135套,豪车96辆及文物古董一批, 涉及资产近15亿元。

此外,为“李氏三兄弟”黑社会性质组织提供“保护伞”的36名公职人员也相继被查处,62人被问责。哈尔滨市公安局副局长于涛说 :“我们坚持刀刃向内的原则,在整个案件侦办过程中, 如果涉及公安机关内部的,一是移交有关部门,二是在整个案件中参与过具体犯罪的,我们按照同案犯来打击处理。”“打财断血、打伞破网”,中央督导组提出要将“李氏三兄弟”涉黑团伙的所有罪行及可能隐匿的财产全部查清楚,将那些隐匿在身后的“保护伞”,一个个从黑暗处揪出来!督导组成员还前往哈尔滨市公安局看守所,对李甲依法进行讯问。“没做过就是没做过,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李甲往日的跋扈气焰全无,但他仍选择消极对抗。在督导组成员强大的政策攻心下,李甲向中央督导组反映了其他领导干部参与经营、行贿受贿和包庇隐瞒犯罪的情况。经查 :李甲除伙同弟弟李乙、李丙在电力项目工程中大肆敛财外,还收受其他公司(用电客户)2000多万元贿赂。

终受严惩

“李氏三兄弟”黑社会性质团伙被警方彻底摧毁后,当地群众拍手称快!由于该团伙作案跨度时间较长,涉案人数众多,且案情重大复杂,检察机关提前介入此案,经过一系列艰苦卓绝的侦查工作,2020年8月24日上午9时, 李甲等21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一案团伙终于被押上了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审判庭。

2020年10月30日,哈尔滨市中院对“李氏三兄弟”黑社会性质团伙一案作出公开审判。经法院审理查明 :2003年以来,曾任哈尔滨电力实业集团公司道里分公司经理、电力实业集团副总经理、哈尔滨电业局道里供电局局长、哈尔滨电业局副局长等职务的被告人李甲,与曾任电力实业集团总经理、董事长的其弟被告人李乙,为谋取非法利益,以亲缘关系为纽带,以权力制约、利益输送为手段,垄断电力行业工程,逐渐形成以李甲、李乙为组织、领导者,二人兄弟被告人李丙,李甲儿子被告人李某峰,以及被告人董某福、邹某云为骨干成员,被告人贾某伟、严某环为积极参加者,被告人王某栋、曲某波、周某阳、葛某波等13人为一般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2003年至2018年,该组织共实施强迫交易、敲诈勒索、故意毁坏财物、寻衅滋事、故意伤害、非法拘禁、串通投标、贪污、受贿、行贿等24类300余起违法犯罪事实,攫取巨额经济利益,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 被告人李甲等21人的行为构成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对李甲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受贿罪、贪污罪等20项罪名,李乙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受贿罪、贪污罪等18项罪名,数罪并罚,均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被告人李丙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受贿罪等9项罪名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其他18名被告人分别判处三年五个月至二十年不等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没收个人全部财产,部分被告人被判处剥夺政治权利。李甲等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2021 年3月初,经黑龙江省高院审理,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文中涉案人物均为化名)

[本文刊登于:法制与新闻杂志2021年5月上半月刊]

  稿件编审:王桂元   编辑:新媒体中心

最新杂志

test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