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情人共“富贵”的银保监局长

2021-05-12 09:21:57  来源:法制与新闻杂志  评论:0

周一轲之所以这么卖力地为孙自强忙前跑后,背后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文/文轩宇

以情人名义入股收受好处费、收到大笔贿款后直接交给情人、外出旅游还要带上情人……周一轲真可谓是一名与情人共“富贵”的官员。

周一轲何许人也?简历显示,其系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福建监管局原局长、党委书记,曾先后任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宁夏监督局局长、党委书记及江苏监管局局长、党委书记。周一轲结识自己的情人周敏后,两人很快成为贪腐搭档。

情人入股得477余万元分红

周一轲的最大的一笔贿款来自一个叫孙自强的商人。周一轲取得这笔贿赂的方式比较特别,在对方答应给其干股的情况下,周一轲巧妙地以自己的情人周敏名义入股。而在收到477余万元的分红后,周一轲也直接将该笔贿款交给情人保管,最后除了其中110万元周一轲用于购房外,其余的一直被情人保管和开销。

在江苏南京做保险销售代理业务的孙自强有3个身份,他既是南京林特汽车服务公司(以下简称林特公司)和江苏顺吉保险代理公司(以下简称顺吉公司) 的法定代表人,又是南京平安腾达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平安腾达公司) 的股东。在检察机关起诉指控周一轲受贿的最大一笔贿赂交易事实中,由孙自强实际控制的这3家企业赫然在列。而这 3家公司在贿赂过程中的作用各不相同, 后两家公司为官商交易的受益公司,而第一家公司则专门以分红名义向周一轲输送利益。

2016年下半年,孙自强跟周一轲说想把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补偿保险(以下简称疫苗险)报送银保监行业的金融创新奖评选。周一轲遂指示相关工作人员在金融创新奖的评选过程中关注、推动疫苗险项目。后经江苏保监局推荐参评, 疫苗险最终如愿获得金融创新奖。

疫苗险成功获奖,为下一步到各大保险公司推广使用打下了良好基础。紧接着,孙自强便开始物色企业合作开展疫苗险研发推广工作。

平安腾达公司于2015年4月成立, 是一家经营计算机软硬件技术开发、技术推广及咨询服务的企业。该公司原本与孙自强没有关系,孙自强为了推进疫苗险保险代理业务,便入股该公司。孙自强成为公司股东后,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以平安腾达公司名义推进疫苗险研发工作了。

孙自强入股后,平安腾达公司遂与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平安产险)一起研发疫苗险项目,并与同样位于南京的致达保险代理公司(以下简称致达保险代理)签订推广服务合同,约定平安腾达公司帮致达保险代理提供推广、销售等服务信息,致达保险代理支付平安腾达公司相应的服务费。相关证人证实,致达保险代理和平安产险约定手续费率是保费总额的37.6%,其中35%作为致达保险代理支付平安腾达公司的服务费,剩下的2.6%作为致达保险代理获取的手续费。

这个时候,孙自强又遇到一个难题, 由于平安腾达公司没有保险代理资质, 因此不能直接参与相关保险代理业务。于是2017年5月,孙自强注册成立顺吉公司,准备以该公司名义开展相关保险代理业务。既然是专业代理公司,自然还需要取得保险代理销售资质。孙自强于是向周一轲求助,周一轲跟江苏保监局办公室高琪打了招呼。高琪事后承认,由于周一轲施加压力,当时自己并没有对顺吉公司进行实质性审核,从快从宽通过了该公司的行政许可审批,从而使成立几个月的顺吉公司顺利获得了保险代理销售许可资质。

案卷材料显示,2017年9月5日,江苏保监局批复同意顺吉公司在江苏省内经营保险代理业务,从而最终为孙自强开展疫苗险研发推广彻底扫清了障碍。周一轲对孙自强的帮助可谓是全方位的,获得专业资质只是第一步,紧接着又在营销环节四处为孙自强打招呼。2017年至2018年,周一轲多次向平安产险及该公司江苏分公司领导打招呼,请对方关照孙自强,提高疫苗险推广费。其间,周一轲还亲自带孙自强到位于深圳的平安保险总部游说。经过周一轲连续的“公关”,平安产险先后提高了平安腾达公司(以顺吉公司名义)在江苏及全国的推广费率,最高时达到47%。

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周一轲这么大的领导之所以如此卖力地为孙自强忙前跑后,背后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果然,事后案卷显示,在此过程中, 孙自强专门成立林特公司,并承诺给周一轲15%的干股。周一轲的情人周敏事后也证实称,2017年3月,周一轲曾向其说过要跟孙自强合作搞一个医疗保险方面的业务。

周一轲自然知道这个合作并不是光明正大的,他也知道收受干股意味着什么。于是他便与周敏商量,两人商定以周敏的名义持股。2017年4月,孙自强注册成立林特公司,周敏持股15%。2018年2月至2019年6月,周一轲共获得分红477.117996万元,其中第一个月分红转账至周敏账户。第二个月开始,孙自强均以现金形式支付给周一轲。

周一轲收到钱后,直接将现金交给了周敏。周敏收到相关款项后,将其中100万元用于自己购房,给了自己女儿70万元,支付货款或归还借款又花去50万元,另有110余万元被用于支付周一轲购房、买车位和交税办证费用。

除了约定的分红,孙自强还时不时地跟周一轲“联络感情”。2017年春节前,孙自强在周一轲办公室送给其1万元现金。2018年1月,孙自强还为周一轲买了一辆丰田普拉多汽车,购车款加上保险、购置税等,共计近60万元。2018年下半年,周一轲在续集家具专卖店选了十几件家具,总共11.369万元,该款项由孙自强安排支付。2019年,周一轲在福建奥德盛专卖店选了十几件商品,折后价为51597元,由孙自强负责结账。

受益人为官员支付生活费用

2018年,江苏保监局在专项检查中发现新欣人寿保险公司江苏分公司(以下简称新欣人寿公司)未进行信息披露、新欣人寿公司常州中心支公司存在虚列经营费用等问题。

为逃避处罚,新欣人寿公司负责人杨琪伟打电话给周一轲,希望管理层不要进行处罚。周一轲遂通过他人向江苏保监局寿险处相关人士打招呼,让尽量照顾,不要查得太深。最后,江苏保监局只对新欣人寿公司常州支公司进行了监管谈话,没有进行行政处罚。

新欣人寿公司及常州中心支公司被从轻发落都是因为周一轲出手相助, 杨琪伟自然要向其“表示表示”。2016 年10月,杨琪伟安排公司工作人员杨睿帮周一轲租房,并为其支付租房费用6.655万元。2018年四五月份,杨琪伟又安排杨睿帮周一轲租房,并为其支付房租、中介费、物业费、燃气、电费等共计16.3526万元。

周一轲自知有恩于杨琪伟,于是也就不客气了,还直接开口让对方帮助支付相关费用。2017年春节前,周一轲对杨琪伟说春节想去海南度假,还有两名女士随行。杨琪伟便安排杨睿订机票并联系酒店,共花费36065元。相关证据证实,周一轲带着出去旅游的两名女士,正是周敏母女二人。

东窗事发被判刑十年六个月

周一轲因涉嫌职务犯罪,于2019年7月25日被留置,因涉嫌受贿罪于2020年1月1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月20日被逮捕。

2020年3月3日,检察机关起诉指控周一轲犯受贿罪,向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于7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6年至2019 年,周一轲利用其担任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江苏监管局局长、党委书记,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福建局局长、党委书记等职务之便利,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获取保险代理资质,提高保险推广费率,减轻行政处罚,解决就业问题等方面提供帮助,非法收受孙自强、杨琪伟等十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91.0519万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周一轲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公诉机关指控周一轲犯受贿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 充分,罪名成立,法院予以支持。鉴于周一轲具有坦白和退赃认罪认罚等情节, 依法从轻处罚。

2020年11月2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周一轲受贿案作出一审判决 :被告人周一轲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70万元;受贿赃款赃物折合人民币691.0519万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文中人物及企业均为化名)

[本文刊登于:法制与新闻杂志2021年5月上半月刊]

  稿件编审:王桂元   编辑:新媒体中心

最新杂志

test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