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越狱脱逃 负重的人生

2021-05-12 09:39:02  来源:法制与新闻杂志  评论:0

回忆起逃亡的日子,他说很累,很压抑!

文/何家欢

24年前他越狱脱逃,从辽宁省朝阳市一路往南逃到湖南省邵阳市,本以为能够逃脱法律制裁,却不想正义有时会迟到,但从不会缺席。日前,经辽宁、湖南警方及检察机关的全力合作, 破获一起深藏了24年的在押服刑人员脱逃案件。

两次越狱脱逃

2020年10月的一天,从湖南驶来的一列高铁列车,准点驶入辽宁朝阳火车站。列车停稳后,等候多时的五六名警察快速进入车厢。随后,头发斑白、神情憔悴的朱某生在警察的押解下缓缓走下列车。在脚踩到地面的那一刻,他的脸上竟露出了一丝笑容。“逃亡24年了,到家了,我的心终于踏实了。”朱某生说。

朱某生,1959年7月出生,从小生性顽劣,抽烟喝酒,打架斗殴,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跟社会上不务正业的人混在一起。在周围人的影响下,他很快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1992年2月,朱某生因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同年4月进入辽宁省朝阳市凌源第一监狱服刑改造。罪重刑长,朱某生心灰意冷。在服刑期间,妻子又与他离了婚。自感生活无望的朱某生萌生了脱逃的念头。

1992年8月20日,朱某生在劳动现场趁人不备,悄悄钻入货车底盘下,随着货车逃离监狱。朱某生脱逃后,先后逃窜到山东、广西等地,以打零工、倒卖金沙谋生。在脱逃大半年后,1993年5月15 日,朱某生因使用假军官证住宾馆被当地派出所关押审查。警察通过协查通报掌握了朱某生的逃犯身份,很快,当地派出所联系了凌源第一监狱,朱某生被押解回监狱。

狡猾的朱某生很善于伪装自己,他知道监狱一定会对自己严加看管。他遵守监规,积极劳动,主动改造,给管教民警留下了不错的印象。不知不觉,放松了对朱某生的警惕。平静的外表掩饰了朱某生蠢蠢欲动的内心,但是再次越狱脱逃的念头在他的心中一刻也没有磨灭。1996年9月21日晚,朱某生乘人不备,混出门岗,第二次越狱脱逃,迅速消失在夜幕中。

朱某生越狱脱逃案件发生后,震惊了警方。上级部门立即派出刑侦专家, 指导、协助开展侦破工作。公安机关增派警力,全面布控,全力追捕逃犯朱某生。可是限于当时的技术条件,狡猾的朱某生如同人间蒸发,石沉大海。

朱某生从监狱脱逃后一路南下,在多地流窜,一直跑到湖南省邵阳市落脚。为了避免身份被人识破,逃避追捕, 朱某生隐姓埋名24年,做一些打扫卫生、做饭、洗衣服的杂活掩饰身份,他如同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一段时间, 他只能靠在市场卖菜、卖鱼维持生活, 每天担惊受怕,度日如年。朱某生明白,自己虽然生活在一个法治的社会里,但法律只保护守法的公民。逃犯如一只东躲西藏见不得阳光的老鼠一般,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里苟且偷生。

“我的身体虽然是自由的,但是心里有枷锁一直牢牢地禁锢着我。”朱某生这样说。

娶妻生子

24年来,一提起“9·21”案件,朝阳公安几乎人人皆知。秋去春来,寒来暑往,这起案件的侦破工作历经了朝阳公安多任局长,当时参与案件侦破的主侦民警有些已经走上了领导岗位,有些还奋战在侦查一线,有些带着遗憾退休离开了警局,但这起案件一直是压在朝阳警方心里的一块石头,警方始终没有放弃抓捕。

出逃后,朱某生隐姓埋名,四处打工糊口。在逃亡期间,朱某生与一个善良温柔的女孩邂逅,两个人一见钟情, 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不久女孩不顾家人的反对,与朱某生共同步入婚姻的殿堂。夫妻恩爱有加,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妻子对朱某生的过去毫不知情,朱某生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告诉妻子真相。

家庭生活的幸福并未让朱某生内心感到平静。“每一次上街看到警察, 每一次听到警车开过,每一次听到敲门声,都会是一阵心跳加速,生怕是警察找到自己了!”朱某生这样形容自己。

“ 你是逃犯, 你是逃犯, 你是逃犯……”总有一个声音在脑海中盘旋。背负沉重心理负担的朱某生陷入深深的焦虑中。他彻夜难眠,常常梦见有人上门抓捕,被人围追堵截,被重新关进牢笼。24年来,朱某生常感身心俱疲, 生不如死。他想过自首,可是舍不下妻子和一双儿女。他又心存侥幸,也许世上不会有人想到还有朱某生这么个人。

2020年11月我国开展第七次人口普查,调查人口出生变动情况及房屋情况,朱某生知道这一天终究来临了。10 月26日一早,他含泪将一双儿女送到幼儿园。在回家的路上,告诉了妻子真相。在妻子的泪光中,他走进了邵阳市昭阳路派出所。他决定放下心里的重负,坦然面对,主动交代自己越狱脱逃的犯罪事实。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时间的长河无法将罪恶洗涤干净。在脱逃24年后, 青丝变成了白发,皱纹爬满了脸颊,走进派出所的朱某生已经不再年轻。

法律严惩

得知朱某生落网的消息后,检察院领导高度重视,分管领导靠前指挥,立即指派优秀员额检察官组成办案团队, 研究部署侦查方案。由于本案时间跨度长,案情复杂,检察官提前介入此案,全程指导侦查。特别是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特殊时期,办案团队经过核酸检测等一系列程序后进入凌源第一监狱开始封闭办案。

在审讯室里,朱某生十分平静,对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回忆起逃亡的日子,他说自己其实很压抑,很累。“多少个夜晚,我梦见自己被追捕的警察抓获,梦中冰凉的手铐常常使我惊出一身冷汗,夜里时常突然从床上坐起。最大的压力是来自内心的恐惧,平时见到陌生人,我就心虚,害怕被抓。” 顿了顿,朱某生又说,“这些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父母,可又不敢和父母联系,怕打电话暴露了行踪。常常在夜里暗自伤心落泪,追悔自己所做的一切。元旦和春节,是自己最伤心最痛苦的时刻,看着别人合家团圆、欢欢喜喜的样子,自己有家不能归,亲人不能见,想得心里发酸发痛。”

说完这些,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更对不起湖南邵阳的妻子和一双儿女,今后妻子要独立承担养育两个孩子的重担,而我要在孩子成长中缺失,我不是一个好爸爸。”朱某生出逃时是170多斤的体重, 人高马大,但在24年后,他仅剩下100 来斤,人也格外憔悴苍老。

检察官在办案过程中,对朱某生进行了教育,指出朱某生身为在押服刑人员,在服刑改造时不严格遵守法律法规、安心改造,逃避监管。其脱逃行为, 不仅侵害了监狱的正常管理秩序,同时也对整个社会带来了严重的不稳定因素。不仅使自己遭受法律的再次严惩, 同时给亲人同样带来了无尽的伤痛。

办案检察官介绍,由于朱某生越狱脱逃时监狱狱侦部门已经立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八十八条的规定,在公安立案侦查以后,逃避侦查的,不受追诉时效的限制,所以朱某生虽然脱逃了24年,但朱某生越狱脱逃案件依然具有追诉时效。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一条之规定, 朱某生曾经因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在判决宣告以后,刑罚执行完毕前又犯新罪,其前罪残刑和此次脱逃罪刑罚适用数罪并罚。朱某生投案自首, 如实供述的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规定,以自首论。

在交代材料中,朱某生这样写道: “我很后悔。这些年来,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当初没有动歪脑筋, 在监狱安心服刑,出狱后努力工作,凭 自己的辛勤劳动,也许今天我也会像普 通人一样活得很幸福。我想告诉那些脱 逃的人,那是一条胆战心惊、颠沛流离 的死亡之路,早日投案自首,争取从宽处理才是一条光明大道。”

[本文刊登于:法制与新闻杂志2021年5月上半月刊]

  稿件编审:王桂元   编辑:新媒体中心

最新杂志

test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