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计划”实为PUA培训

2021-05-12 09:47:24  来源:法制与新闻杂志  评论:0

法院认定文化公司开展的培训内容违反公序良俗。

文/欧阳峰

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为获得求职资本,参加了“导师计划”的课程,不曾想, 所学内容竟是如何搭讪女性的PUA培训。于是,学员愤而起诉培训机构,要求退还学费。在我国,PUA培训合法合规吗? 2020年12月,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的一则案例揭晓了答案。

付出高价学费

1994年出生的鲁进,来自浙江省萧山区农村,2013年起就读于四川省成都市某大学的工商管理学院。临近毕业的2017年上半年,鲁进四处求职,没有找到合适的单位。当年7月初,鲁进依依不舍离开了成都,回家另做打算。

7月24日晚,鲁进上网寻觅招聘信息,看见了一则开办导师培训班的招生广告,招生单位是成都市某文化传媒公司(以下简称文化公司)。广告称,凡参加培训的均发证书,优秀者还能留任导师助教。鲁进在校期间从没有考过证, 因而他在求职时没什么亮点。经历挫败后,他正想着考教师资格证或会计证, 尽管还不知道文化公司的导师证为何物,但仅留任导师助教的机会,就足以让鲁进心动。

鲁进立即扫码广告上的微信二维码,与联系人心雨接了头。心雨自称是文化公司的招生专员,他对鲁进说:“导师培训计划,主要是口才训练,只要经过训练,随便与哪个陌生人搭话, 都会一见如故。”鲁进不擅社交,觉得培训的内容比较对路。他问留任的导师助理有几个,心雨回道:“经过培训,只要具备潜力,就可以成为导师助教, 没有名额限制。”闻听此言,鲁进很兴奋,又问导师助理的薪酬待遇,心雨说公司实行“密薪制”,各人拿多少不公开,应该不低于成都市应届大学生的指导工资。

参加培训不仅能学到技能,还可以获得工作机会,鲁进当即表示了报名意向,但当心雨告知培训时间为一周,需要缴纳的费用为29800元时,鲁进犹豫了,他表示承担不起费用。心雨说 :“我们请的老师很有名气,传授的知识又很新潮,价格当然高呀!这期的学员都快报满了,三天后就开班,你要抓住机会哦。”鲁进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报名,表示会尽快凑齐学费。

得知儿子参加培训后,将有工作机会,鲁进的父母极力支持,第二天就从银行取出仅有的积蓄1.5万元,又向亲戚借了点钱。之后,鲁进分三次向心雨微信转账,缴齐了学费。

2017年7月29日,鲁进赶往成都报到时,与心雨见了面。心雨交给他盖有文化公司印章的收据,并拿出一份导师计划让他签了字。心雨拍着鲁进的肩膀说 :“好好学,保证你受益终生。”8月1日,鲁进入住成都一处酒店,在酒店会议厅参加了文化公司组织的培训。

败走“撩妹”训练

鲁进参加的是第一期培训,学员有30人,大多是应届大学毕业生,且全部是男生,基本都冲着留任导师助教的机会而报名。开学第一讲,授课老师让大家建一个微信群,并下载名叫“浪迹情感”的App,学员们按要求照做。授课导师继而告诉学员课程的主要内容是“搭讪”艺术,即训练PUA能力。此言一出, 课堂上立即有人说,原来是教我们撩妹啊!大家七嘴八舌议论开了,这跟招生广告上介绍的不一样呀。

导师让大家安静,一本正经介绍了PUA。他说,PUA的概念发源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一本专门讨论如何吸引女性的书籍,九十年代,美国开始出现使用神经语言学理论开创的“极速引诱学”,意思是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女性着迷。他还吹嘘道,在很多国家的大都市, 都隐藏着由一些男人组成的团体,他们个个身怀绝技,各有一套吸引女性的理论。一位“称霸”美国洛杉矶的魔术师, 决定开班传授这种技巧,并逐渐在全球风靡。

对于课程的安排,导师发了计划表,具体分为理论课和实战课,总计上课次数为7次,上课时间不超过60小时。理论课主要讲解“搭讪”的话术,实战课指导学员到商场、学校找陌生女孩聊天。

鲁进算了一笔账,这个培训每小时收费近500元,实在太昂贵了。但他性格内向,没有明着反对,私下里跟其他学员嘀咕,别人劝他等培训结束后看实际效果。接下来的几天,大家除了听老师讲授“搭讪”话术,还分批次到指定地点“实战”。2017年8月5日,导师安排鲁进到他毕业的院校“实战”,场景设计在大学图书馆门前,鲁进去找准备进图书馆的女生搭讪,需在3分钟内让对方对其一见如故。时值盛夏,下午两点多,鲁进穿了亮眼的T恤衫,在图书馆门前他相继迎向几个进图书馆的女大学生,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半个小时后,狼狈而逃。第二天的课堂上,导师以此为案例进行点评,鲁进感到无地自容。

为期7天的培训结束了,文化公司举行了简单的结业典礼。当公司总经理陈刚讲话时,有学员提问留任导师助教的有几个,能不能站出来亮亮相, 陈刚含糊其词说,公司要举办5期培训班,全程结束后再考虑助教人选。闻听此言,现场一片哗然,有人直言,所谓留任助教是公司抛出来的诱饵,还有人吵着要退费。陈刚当即声称,公司已经提供了高质量的培训服务,不可能退费。有学员气愤地表示,如果不退费就法庭上见,陈刚秒回道:“现在是知识付费年代,本公司收费合规合法。”陈刚当场让担任群主的导师解散了学员微信群。

违反公序良俗

微信群虽然解散了,但学员们已经互相添加了好友。大家在联系沟通中,知晓了文化公司没有培训资质的信息, 纷纷主张讨回学费。2018年3月起,陆续有学员起诉文化公司。鲁进是最后一名起诉文化公司的学员。

鲁进起诉要求确认导师计划的培训合同无效,文化公司退还给他学费 29800元,案件受理费由文化公司承担。一审开庭时,原告鲁进诉称,他在参加被告组织的所谓培训后发现,被告并没有教育培训资质,且被告的实际工作与其在微信上所承诺的培训计划完全不符,被告组织的所谓培训计划实为“撩妹计划”,该培训计划与被告以“留任导师助教”为目标的承诺完全不符, 同时该培训计划的内容几乎全部为如何诱使异性与自己发生性关系,如何把控异性的感情,该种培训违背公序良俗,违背基本的伦理道德,原告完全不 能接受,这不仅与原告单纯找一份工作 的初衷相违背,同时还有损正常的道德 伦理。

文化公司答辩称,文化公司虽不是教育培训机构,但其经市场管理部门核准的经营执照中,有教育咨询的项目。双方签订的导师计划并不是教育培训合同,而是由文化公司提供教育咨询的协议。被告对原告传授的内容也没有违反公序良俗,导师讲授的知识主要是如何与女性聊天、搭讪及穿衣搭配等。并非是原告所称的“撩妹”内容。因此,原告的主张没有法律及事实依据 。

法庭审理查明,被告文化公司于2017年开设培训课程,课程名称叫“导师培训计划”,一共开设5期,每期培训时间为7天。每期的授课内容、导师一致。每期参训人员建立一个微信群,培训结束解散微信群。授课方式为现场授课,微信群里发送相关教程。另被告文化公司曾经使用过一个App,名叫“浪迹情感”,现在该App已经停止使用。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五十三条规定 “违背公序良俗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本案中,被告不认可其培训内容违反公 序良俗,但未提交证据予以证明,经法 院另案审理的多起案件调查,学员均确 认接受被告培训的内容违反公序良俗, 故认定本案中被告对原告的培训内容 违反社会公德和善良风俗,双方的培训 合同应属无效。合同无效后,因该合同 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故对原告要 求返还学费29800元的诉讼请求,法院 予以支持。

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确认原告鲁进与成都某文化公司签订的合同无效,文化公司返还鲁进学费29800元。案件受理费545元,由文化公司负担。

文化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二审法院审理认为,公序良俗作为民法的基本原则,其主要作用在于,弥补法律漏洞、克服成文法局限,通过对合同自由进行限制,从而协调个人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之间的冲突,当具体的法律行为确实违反了公共秩序和风俗, 并有可能造成不利社会后果的情况下, 将使用公序良俗原则对其进行否定性评价。本案中,鲁进参与的是文化公司开展的导师培训计划。文化公司陈述, 导师培训计划结束后,符合培训要求的学员有留在公司任职的机会。即“导师培训计划”的目的之一,是为文化公司培训选拔导师。而根据多起另案审理案件的结果,均认定文化公司开展的培训内容违反公序良俗,一审认定鲁进与文化公司的合同无效,进而判令文化公司返还学费正确,二审予以确认。

2020年10月15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本文刊登于:法制与新闻杂志2021年5月上半月刊]

  稿件编审:王桂元   编辑:新媒体中心

最新杂志

test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