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出反制措施 普京签署企业股票交易禁令

2022-08-15 09:24:12  来源:法治日报

再出反制措施 普京签署企业股票交易禁令

“不友好国家”投资者将无法出售俄战略企业股份

备受关注的“萨哈林-1”号油气项目和哈利亚金油田的股权交易包含在俄“企业股票交易禁令”限制之列。 (资料图片)

□ 本报驻俄罗斯记者 张春友

随着俄乌冲突的持续,尤其是在美西方对俄实施大规模经济制裁且不断加码的背景下,如何有效实施反制裁并维护国内经济社会稳定,成为俄罗斯政府的一大难题。俄罗斯总统普京近日签署一项法令,禁止美国、日本等“不友好国家”的投资者出售其在俄罗斯战略企业的股份,直至今年12月31日。俄罗斯国家通讯社塔斯社、俄罗斯《观点报》等媒体评论认为,这不仅能有效维护俄经济社会稳定,而且是俄罗斯对“不友好国家”实施的行之有效的反制裁措施。

俄总统签署后生效

普京8月5日签署“关于针对某些外国和国际组织的‘不友好’行为而在金融和燃料能源领域采取特殊经济措施”的法令(以下简称“企业股票交易禁令”),禁止“不友好国家”的投资者在今年年底前出售俄战略企业的股票。

塔斯社报道称,这一法令在普京签署后立即生效,相关文件已在俄官方法律信息门户网站上公布。

克里姆林宫网站发布的文件指出:“鉴于美国和其他外国及国际组织对俄罗斯公民和法人实体实施限制性措施的不友好和违反国际法的行为,为保护俄国家利益并根据相关法律法令规定,自法令公布之日起到今年年底对相关国家的投资者实施限制。”

具体来说,俄罗斯将禁止“不友好国家”的投资者进行其所持俄战略企业和公司股份的交易,如燃料能源领域设备生产及维护企业、燃料和能源生产供应商、加工企业股票交易,俄联邦政府和央行名单中在列银行信贷机构股票交易,大型油田、天然气田、煤矿、铀矿、稀有金属和铂族金属开发企业,以及钻石、铍、金、钴、锂、铜、镍、铌、钽和特高纯度矿产开发公司的股票交易,俄大陆架内油气矿产开发方股票交易,“萨哈林-1”号项目和俄罗斯北部的哈里亚金油田项目的股票交易等。

分析人士指出,“企业股票交易禁令”出台后,想要退出俄罗斯业务的外国投资者不仅将无法出售其在俄罗斯战略企业中的股份,也无法将这些资产捐赠、交换或转让给债权人以偿还债务。

触动西方多国神经

自俄乌冲突以来,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已超过10000项,而俄罗斯依托石油、天然气、煤炭能源,采取的反制措施也行之有效。

分析人士认为,此次“企业股票交易禁令”生效后,俄罗斯反制裁“工具箱”将再添新抓手。

法令的出台触动了美国、日本等多国神经。据报道,此前多家美西方企业正试图出售其在俄罗斯战略企业中的股份。例如,美国能源企业埃克森美孚作为“萨哈林-1”号项目的运营商,正在就转让项目股份进行谈判。此前早些时候的一份监管文件也证实了这一点,但文件中没有透露买方身份。

“萨哈林-1”号项目是俄罗斯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项目之一,是在产品分成协议的框架下实施,埃克森美孚的子公司拥有30%股份,俄罗斯石油公司占股20%,日本油气开发公司占股30%,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占股20%。因埃克森美孚打算抛售股份,“萨哈林-1”号的运营受到了极大影响,大幅减产,这也令俄罗斯石油总产量下降。俄罗斯副总理特鲁特涅夫称,截至7月底,“萨哈林-1”号项目的石油产量降至每天1万桶。

值得注意的是,最新出台的“企业股票交易禁令”特别提到,“萨哈林-1”号项目也在股票交易限制之列。这将有效保障“萨哈林-1”号项目正常运转,打破埃克森美孚的“小算盘”,防止俄罗斯资本市场遭受冲击。

除了埃克森美孚外,法令的及时出台也阻止了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和芬兰能源企业富腾出售其在俄罗斯战略企业中的股份。

制裁与反制裁升级

俄罗斯消息人士透露,虽然法令于8月出台,但俄当局早在7月就作出上述决定。

目前,除俄罗斯石油公司外,“企业股票交易禁令”中包含的其他战略企业预计还将包括跨国能源巨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俄罗斯石油管道运输公司(Transneft)、俄罗斯水力发电公司(RusHydro)、俄罗斯钻石矿业公司(Alrosa)及其他多家股份公司和企业。

法令规定,只有在获得俄罗斯联邦总统特别许可的情况下,“不友好国家”投资者才能开展上述被禁交易。同时,俄联邦总统有权多次延长该法令。

值得注意的是,俄罗斯与美西方之间制裁与反制裁博弈近来日趋白热化。欧盟理事会7月21日批准了欧盟委员会对俄第七轮制裁措施,其中包括禁止购买、进口或转让原产于俄罗斯并从俄罗斯出口到欧盟或任何第三国的黄金,扩大对俄罗斯个人和实体的制裁名单,以及扩大禁止向俄罗斯供应军民两用产品和技术清单等。此次俄方推出“企业股票交易禁令”,显然是制裁与反制裁升级后俄方最新的应对措施。

分析人士指出,“企业股票交易禁令”一方面可以直接回击美西方的制裁,且避免美西方个人或企业通过抛售俄战略企业股票扰乱俄罗斯经济,另一方面,美西方投资者的痛感,可以间接传导给“不友好国家”政府,形成内生压力。

当前,俄乌冲突仍在持续,美西方与俄罗斯的制裁与反制裁之争还会继续上演。

   编辑:周洁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