掩耳盗铃的政协主席

2022-09-02 14:28:15  来源:法制与新闻

利用自己在位时的影响帮助企业,并以各种名目捞取好处,被办案机关认定为受贿

文/凌杰

在位时用亲属做替身掩护不法交易,退休后被企业聘用领取报酬,江苏省镇江市京口区政协原主席贾国祥自以为自己受贿手段高明,实为掩耳盗铃之举。

股权运作中的替身

贾国祥有个弟弟叫贾骏,贾骏的名字多次出现在贾国祥受贿案的判决书中。两人一个在明处,一个在暗处,联手促成了一些贾国祥不宜亲自出面的交易。

在镇江经商的吴成磊与贾国祥相熟,其在公司经营上多次得到过贾国祥的帮助,有时甚至是贾国祥主动给其送“福利”。2011年8月,经贾国祥介绍,吴成磊投资成立了江苏金太生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太科技)。贾国祥之所以主动帮助吴成磊,是因为他想从金太科技分一杯羹。

贾国祥自然不能自己出面参与企业经营,于是他想到了一个自以为保险的策略,即明面上以自己弟弟贾骏的名义入股金太科技,暗地里由他亲自协调办理审批手续和争取扶助资金相关事宜。

2012年9月,金太科技投资成立了镇江金太医学检验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太检验)。成立金太检验的目的,是为便于获得政府扶助资金。

镇江市京口区卫生局原局长刘蕾证实,金太检验成立后,贾国祥让其负责办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事宜。在办理过程中因缺少消防安全合格手续,贾国祥找到了当地消防部门和京口工业园区领导现场办公,办妥了消防合格手续。后贾国祥还帮助金太检验申请到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并帮助金太科技拿到了300万元的科技项目扶助基金。

贾国祥的上述行为都是幕后操作,但明面上他有时也会参加金太检验召开的会议,这也一度让该公司工作人员颇为费解。“贾骏是公司股东,但贾国祥也会来公司开会,真不清楚他在公司是什么角色。”金太检验行政办公室主任周超证实称。

2015年,在吴成磊的协调下,华测检验认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1020万元价格收购了金太检验51%的股权,实际支付了918万元的收购款。该款到账后,金太科技决定将其中60%按照股权比例进行分配,另外40%作为对吴成磊个人的奖励。

2016年2月3日,金太科技将108.5万元分红款汇到了贾骏的银行账户。与此同时,贾国祥的妻子王某某当天也收到金太科技汇来的50万元款项。金太科技为何要向王某某汇款呢?原来,吴成磊拿到总共367.2万元的奖励款后,他觉得贾国祥对金太检验贡献大,且在其他方面也帮了自己的忙,应该从奖励款中分一些给他,于是便从中拿出50万元表达了对贾国祥的感谢。

“我送钱给贾国祥,主要是感谢他在金太检验资质审批及协调相关部门拿到项目扶助基金上的帮助,另外贾国祥介绍我去安徽池州投资了一个项目,还为我名下一企业破产清算等事宜提供了帮助。”吴成磊事后表示。

退休后有偿“发挥余热”

公职人员退休后,还有很长一段时光要走,完全可以选择另外的人生舞台发挥余热,让自己余下的人生过得更有意义。但这种发挥余热,也应当以合法正当为前提,否则结果可能会适得其反。如果利用自己在位时的影响帮助企业,并以各种名目捞取好处,甚至会被办案机关认定为受贿。

贾国祥出生于1954年4月,2014年5月,贾国祥因年满60周岁退休。贾国祥在职时位高权重,离任后仍会有一些曾经关系比较铁的下属愿意帮忙。贾国祥正是利用这些资源“发挥余热”,帮助他人生意。当然,贾国祥这种帮忙不是无偿的。

贾国祥通过“发挥余热”的方式敛财,为其提供机会和平台的是镇江三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山公司)。公诉机关起诉指控称,2015年至2020年,被告人贾国祥在离职后,利用本人原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在企业经营、增资扩股、司法拍卖等方面为三山公司牟取不正当利益,多次非法收受该公司法定代表人郑硕所送财物共计168万元。

刚开始,贾国祥与郑硕的交易是“松散型”的,双方没有明确贾国祥到三山公司任职,郑硕有事的时候会找贾国祥帮忙协调,事成之后,郑硕会在年底以拜年的方式向贾国祥贿送现金。2014年至2016年间,郑硕为促成三山公司在与镇江文旅集团合作时能得到对方关照、文旅集团融资贷款出资为三山公司收购华港重工产业园、将收购华港重工产业园的600多万元税款用于抵扣三山公司经营过程中产生的税收等事宜,请托贾国祥向有关机关单位和企业负责人打招呼。贾国祥答应并为郑硕解决相关问题。事后,郑硕陆续以春节拜年的名义,共3次累计向贾国祥贿送现金5万元。

2016年下半年,郑硕获悉贾国祥在镇江某小区购置了一套房产,为感谢贾国祥这些年来对自己的帮助,遂主动向贾国祥提议,如果其经济上困难,可以帮他凑点钱。贾国祥倒也不见外,一开口就要了 100 万元。当年九月,贾国祥向郑硕提出房子装修钱不够,提出向其借100 万元。“这 100 万元没有借款手续,没有约定利息和期限,我没有要过,贾国祥也没有归还。因为后续还有其他事情需要贾国祥协调,我准备这笔钱就送给他。”郑硕事后证实。直至 2020 年 8 月,专案组找贾国祥谈话后,贾国祥才向郑硕归还了 70 万元。

2017 年 1 月开始,贾国祥与三山公司的关系正式由松散型转为紧密型,标志双方间关系升温的是贾国祥与三山公司间形成聘用关系。当年年初,郑硕向贾国祥提出为方便其继续帮三山公司协调关系,希望其到三山公司上班,每月付给其 1.5 万元工资。贾国祥倒也没有推辞,但为避免产生不良影响,双方商定以贾国祥妻子王某某名义结算工资。就这样,贾国祥开始到三山公司“上班”了,主要工作就是为三山公司协调与机关单位的关系。尽管双方间建立了聘用关系,贾国祥也很少到三山公司上班,但三山公司却没有拖欠他的“工资”,在 2017 年1 月至 2020 年 4 月间,陆续将 60 万元汇到了王某某的银行账户。

贾国祥辩护人后来提出辩护意见:“起诉认定被告人贾国祥离职后,收受郑硕 60 万元,该款是贾国祥离职后在三山传媒就职,该公司正常发放的工资,不应认定为受贿。”经查,根据贾国祥的供述及郑硕的证言,郑硕以工资、拜年名义送给贾国祥上述款项,目的是希望贾国祥在离职后,利用其任职时地位、影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公职人员的职权,为其实际控制的三山传媒牟利,该款不是贾国祥劳务所得,而是权钱交易性质。

退休后被查处

贾国祥案发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罪行,并退出全部赃款。2021年5月7日,贾国祥被采取留置措施,并于 8 月 4 日被刑事拘留,同年 8 月 18 日被逮捕。镇江市人民检察院于 9 月 17 日向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法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 2021 年 11 月 9 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法院经审理查明:1992年至2018年,被告人贾国祥利用担任中共镇江市京口区委副书记、京口区政协主席、江苏置业集团总公司董事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利用本人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在企业经营、项目规划调整、矛盾协调、许可证办理等方面为相关企业和个人牟取利益,多次非法收受吴成磊等人所送财物,共计人民币 419 万元。法院同时查明了贾国祥离职后,在 2015 年至2020 年间利用影响力收受郑硕所送财物共计 168 万元的事实。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贾国祥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受贿、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行,系自首,依法可以减轻处罚。被告人贾国祥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愿意接受处罚,退出全部赃款并预缴罚金保证金,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最终,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本案一审判决结果,法院以被告人贾国祥犯受贿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 55万元;扣押在案的赃款人民币 587 万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目前,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编辑:周洁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