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财有方的“财神爷”

2022-09-13 14:13:19  来源:法制与新闻

陈钊故作姿态说要让弟弟出具借条,彭俊打开天窗说亮话,称这是做工程的提成

文/田青剑

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白县财政局原局长陈钊,的确有着过人的聚财能力。在他的精心打理下,不仅地方财政收入连年保持高位增长态势,其个人也赚得盆满钵满。今年3月,广西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的终审刑事裁定书显示,陈钊因累计受贿842.8万元,获刑十一年六个月。

受贿款与借款存在根本区别。

插手工程捞金

博白县是广西的一个人口大县,也是世界第一大客家人聚居县,曾经因为交通落后,被戴上贫困县的帽子。随着玉铁(广西玉林至北海铁山港)高速公路的建成通车,博白县的经济发展驶入快车道,很快跻身中国西部百强县。

2014年,陈钊从博白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的位置转任财政局局长,成为全县财政的“大管家”。他迅速展现出过人的理财能力,当年就超额完成县政府的财政收入指标。

“蛋糕”做大了,如何分配,成为财政预算的重要议题。2014年12月,县领导班子研究决定加强村级公益事业建设,增加了“一事一议”财政奖补项目的投入,其中包括太阳能路灯安装项目。

某源业建设工程公司老板彭俊与陈钊是多年的酒肉朋友。闻听此事,径直到陈家拜访,提出包揽太阳能路灯安装项目,彭俊说道:“肥水不流外人田,兄弟赚到了钱,肯定给予厚报。”陈钊表示:“全部包揽不太可能,我只能尽力而为。”

不久,彭俊以他人名义注册了两家能源科技公司,以便“名正言顺”地承揽该项目。在陈钊的操纵下,彭俊实际控制的这两家公司被纳入有资格安装太阳能路灯项目的备案名单。

博白县共有28个乡镇,317个行政村,太阳能路灯安装无疑是庞大的工程项目。陈钊虽然不具有工程建设的定夺权,但他掌握着财政奖补的审批权,各个乡镇申请奖补都由其过目。于是,从2015年到2020年,陈钊向19个乡镇财政所所长打招呼,帮助彭俊顺利承接安装太阳能路灯的业务。

2015年起,博白县为推进扶贫开发,加快农民脱贫致富奔小康,由农业部门实施推进高标准农田建设,这个事关“三农”的重点建设项目,也在财政奖补范围。这回,彭俊直接以自己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建设公司参与招投标,陈钊通过向财政局相关股室打招呼,帮助彭俊顺利承接了凤山镇、文地镇、双旺镇的高标准农田建设项目。

彭俊承建了太阳能路灯项目和高标准农田建设两大项目,工程标的合计9438.8万元,他也因此赚得盆满钵满,陈钊也从中获取了巨额利益。

陈钊的胞弟陈某某(另案处理),于2015年年初到广西南宁创业,在某梦想园开办了创意公司,但他很快陷入资金链断裂的困境,遂向哥哥求助。2016年1月前后,陈钊以弟弟急需资金周转为由,向彭俊“暂借”款项,彭俊本来约定待全部工程竣工,再根据利润比例还陈钊的“人情”,他心知陈钊等不及了,为了继续得到关照,忙说:“是我疏忽了,没有及时报答老哥。”

陈钊暗示道,这事做得隐秘点,不要留下后遗症。于是,彭俊多次借用公司员工周进的银行卡,转账给陈某某共计240万元。陈钊故作姿态说要让弟弟出具借条,彭俊打开天窗说亮话,称这是做工程的提成。

此后,彭俊但凡结算到工程款,都要提着背包到陈钊家奉送现金,兑现给予回报的承诺,从2016年到2018年,彭俊共计送给陈钊工程好处费555万元。

2017年期间,陈钊的儿子举办婚礼,彭俊以贺喜为名送现金6.8万元。同年8月的一天,彭俊到陈家拜访,正撞见陈钊冲儿子发火:“钱是大风刮来的吗?你们小两口有一台车子还嫌不够。”彭俊主动表示“这事我包了”。陈钊遂提出巧妙处理的要求。

同年11月13日,彭俊汇款60万元到陈某某的创意公司员工韦某的个人账户上,当天陈某某陪同侄子前往车行,用这60万元购置了捷豹轿车,并将该车登记在创意公司名下,供陈钊儿子日常使用。

2018年春节前夕,陈钊在博白县城的家中,收受彭俊以乔迁新居为名送的现金10万元。

另外,陈钊还接受某工程咨询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平的请托,向博白县财政局投资评审中心打招呼,帮助王平的公司中标,成为财政局投资评审服务机构供应商。陈钊先后两次收受王平给予的好处费20万元。

通过插手工程项目,陈钊收受彭俊和王平的贿赂共计801.8万元。

坦白过往劣迹行为

陈钊平时酒局不断,他的酒量也大得惊人,被人称为“酒王”。2021年3月,陈钊因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接受组织调查。不久,有关部门发出通报,陈钊自2014年8月担任博白县财政局局长之后,违规接受有业务关联的企业老板安排的宴请26次,多次违规收受他人所送的现金、香烟和白酒等礼品礼金。2021年6月,陈钊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受贿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陈钊在被留置期间,还主动交代了其他犯罪事实。2009年至2021年2月间,他利用其担任博白县人事局局长、博白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博白县财政局局长兼任博白县机构编制委员会(以下简称博白县编委会)成员的职务便利,在人事调动、承揽工程、拨付工程款等方面,分别为诸林等9人提供帮助,并从中非法收受相关人员给予的好处费41万元。

诸林从乡镇调到县城机关后,妻子柳芸还在偏远的村小学做公办教师。夫妻二人每周末才能团聚。诸林想尽了办法,都没能把柳芸调到县城。2009年年初,他辗转通过关系找到陈钊,送了4万元现金。陈钊利用其时任博白县人事局局长兼任博白县编委会成员的职务便利,将柳芸调动的事报上县编委会讨论并同意将柳芸调入县城幼儿园任教。

2009年上半年,陈钊接受博白县某中学教师徐丰的请托,将在乡镇小学任教的吴静调入县城小学。当年秋季开学前夕,吴静到学校报到,徐丰带着装有两万元现金的信封,径直到人事局的局长办公室表示感谢。此外,陈钊还帮助另外两名乡镇教师调动到县城学校,分别收受现金1万元和5万元。

2021年9月6日,博白县人民检察院以受贿罪对陈钊提起公诉。公诉检察官指控称,2009年至2021年2月间,陈钊利用其担任博白县人事局局长、博白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博白县财政局局长兼任博白县编委会成员的职务便利,在人事调动、承揽工程、拨付工程款等方面,分别为9人提供帮助,并从中非法收受好处费合计842.8万元。

公诉检察官指出,陈钊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其中通过弟弟陈某某收受的240万元具有索贿性质。

陈钊归案后,如实供述其犯罪行为并主动供述侦查机关尚未掌握的少部分受贿事实,且承认指控的犯罪事实,愿意接受处罚,可以依法从宽处理。陈钊积极退出部分违法所得的赃款,可以酌情从轻处罚。

一审法院没有采纳陈钊具有索贿情节的意见。综合其犯罪事实,犯罪性质、情节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判决陈钊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80万元;对陈钊退出违法所得的赃款人民币220万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扣押在案的违法所得捷豹轿车予以没收拍卖,上缴国库;继续追缴陈钊尚未退出的违法所得人民币562.8万元。

二审辨法析理

陈钊本以为自己至多被判七八年刑期,一审判决落槌时,他连连喊“冤”,声称判得太重了。2021年10月14日,陈钊提出上诉称,公诉机关基于其具有索贿的情节建议对其量刑十一年六个月,但一审法院认为不构成索贿,却仍采纳检察机关的量刑建议,量刑明显过重。

二审开庭时,陈钊的辩护人提出,认定彭俊转给陈某某的240万元是受贿款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该款是周进给陈某某的借款。

庭审期间,玉林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出庭认为,对于陈钊受贿彭俊的数额,陈钊在调查阶段、一审庭审供认的,陈钊虽然出庭作证称240万元是周进出借,但周进只是普通职工,且周进长达5年不追讨,不符合常理。彭俊、周进均证实240万元是给予陈钊的好处费。该款有陈钊原先的供述、行贿人的证言证实,足以认定。

针对陈钊提出的上诉意见、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检察官提出的出庭意见,二审法院根据查明的事实、证据及相关的法律,综合评析认为:经核查,陈钊供述彭俊找其关照承揽工程项目时,刚好遇到其弟陈某某的公司资金周转困难,其让彭俊帮忙解决部分资金,这部分资金彭俊表示不用其偿还,算作好处费。

另外,彭俊与陈某某原本互不相识,彭俊基于请托陈钊在工程项目方面的关照,应陈钊的要求,转账240万元给陈某某使用,陈钊亦利用其任博白县财政局局长的职务便利,通过向下属打招呼,让彭俊承揽到了博白县的部分乡镇的高标准农田建设项目、太阳能路灯项目。

该款是陈钊先供述后,调查机关找到周进、彭俊、陈某某核实,3人均承认该240万元是给陈钊的好处费,属先供后证,可信程度高,应予采信。该240万元是彭俊基于其请托事项得到陈钊的帮助,而给付陈钊的变相好处费,属权钱交易,应当认定为受贿款。

针对陈某某出庭作证称该款是周进出借,不清楚是彭俊的钱款的证言。二审法院指出,该款是彭俊安排员工周进通过银行多次汇款到陈某某的个人账户,陈某某不可能不知道汇款人是谁,该款“借”长达5年多,并且没有出具借条,当事人既不追讨也不偿还,况且周进只是普通职员,将240万元借给陈某某,不符合常理,周进亦否认其借款给陈某某。因此,陈某某出庭的证言没有相关的证据证实,且与在案证人证言相矛盾,不予采信。

关于原判对陈钊量刑过重的问题。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定罪量刑是人民法院的审判职责,对陈钊的量刑,应综合考虑认罪认罚的具体情况,依法确定从宽幅度,确保量刑与罪责大小相匹配。本案中,陈钊受贿数额842.8万元,量刑并不为重,罪罚相适应。

今年2月,广西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落槌,驳回陈钊上诉,维持原判。

(文中除陈钊外,其他人物均为化名)

   编辑:周洁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