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在红花绿叶背后的“黑色蛀虫”

2022-09-22 15:49:34  来源:法制与新闻

公开场合,刘名松刻意为自己塑造清廉形象,而背地里却是另一副嘴脸

文/本刊记者 翟小功

园林绿化与人民群众美好生活息息相关。园林绿化领域建设项目多、交易链条长、涉及主体多元、利益关联度高,容易滋生腐败,故而得名“金桥银路,钻石园林”。

刘名松在海口园林环卫系统工作26年,曾任海南省海口市万绿园管理处主任、海口市市政管理局党组书记等职务。长期以来,他利用职权,为他人在承揽园林绿化项目等事项上大开绿灯,大肆敛财,成为隐藏在红花绿叶背后的“黑色蛀虫”。

今年5月24日,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刘名松犯受贿罪二审宣判,依法判处其有期徒刑九年六个月,并处罚金200万元。

  园林绿化领域建设项目多,容易滋生腐败。

双面书记

“全局上下要坚定不移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努力开创市政系统党建和党风廉政建设工作新局面。”2020年5月9日下午,海口市市政管理局党组书记刘名松主持召开2020年党建暨党风廉政建设工作会议,研究部署党建和党风廉政建设各项工作。

在会上,刘名松与大家一起集中观看警示教育片《镜鉴Ⅲ被“围猎”的权力》。

就在投案的当月,2020年8月3日上午,作为党组书记的刘名松还对海口市市政管理局属各单位党组织、机关各支部“一把手”进行集体廉政谈话。

公开场合,刘名松高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爱念“廉政经”,常作“廉洁秀”,而背地里却是另一副嘴脸。“台上一套,台下一套;说一套,做一套”,这是刘名松“双面人格”的真实写照。

在担任海口市万绿园管理处主任等职务期间,刘名松主要通过违规插手园林绿化工程牟利,他所收受的3979万元贿赂款均与工程项目有关。

公开资料显示,刘名松于1969年8月出生,海南万宁人,农学学士学位,风景园林工程师,园艺师,1992年8月参加工作,2001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他是一名从基层成长起来的党政领导干部,并一直在海口园林环卫系统工作,时间长达26年之久。

1992年从华南热带作物学院毕业之后,刘名松来到海口市公共绿化管理所当技术员,第二年便借调到海口市园林管理局工程科、园林科、绿化科工作,担任园林助理工程师。1996年,刘名松迎来仕途上一次重要的升迁,被提拔为海口市园林管理局园林科副科长。

6年后,刘名松担任海口市金牛岭公园管理处主任(海口市园林科学研究所所长),大权在握。后又被提拔为海口市园林管理局党组成员、海口市万绿园管理处主任。

2013年至2020年,刘名松历任海口市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党组成员、海口市园林管理局局长、海口市城市管理委员会主任、海口市城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局长、海口市市政管理局(海口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副局长。

然而,刘名松身为党员领导干部,丧失理想信念,背弃初心使命,毫无纪律规矩意识,“走到哪里贪到哪里”,在自己管辖领域大肆以权谋私。2020年8月12日,夏日炎炎,时任海口市市政管理局党组书记、副局长的刘名松经过几个月的惴惴不安,最终选择到海口市纪委监委主动投案。

海口市纪委监委此前已掌握刘名松的部分违纪违法事实。因案情复杂,2021年1月7日,海南省纪委监委决定对刘名松案实行提级办理。2021年9月,刘名松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相关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财迷心窍

万绿园位于海口市中心,是海口市最大的园林式热带海滨生态公园。该园景观多变,园林绿化管护工程项目多、利润大,作为“一把手”的刘名松身边很快围满了形形色色的商人朋友,酒局、饭局不断。

“和这些人交往多了,我开始羡慕他们挥金如土的生活,想想自己能力水平不比他们差,心理失去平衡。”觥筹交错中,刘名松渐渐迷失了初心。

而心态上的失衡,加上商人朋友们别有用心的曲意逢迎,使得刘名松的思想逐渐偏离了轨道,认为“有权就要用”,动起了插手园林绿化工程招投标的歪心思。

“工程给谁做都是做,这时我手下科长向我推荐了张某,说张某与他是多年好友,请给予关照一下,我也就同意了。”刘名松在忏悔录中写道。

法院查明,刘名松以逢年过节收受财物、参与工程款利益分成等形式,伙同海口市金牛岭公园管理处原主任冯尔平(另案处理)非法收受海南某园林景观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某财物共计2383万余元。

据了解,冯尔平是刘名松“一手带起来”的,但与刘名松插手工程项目谋取私利不同,冯尔平的野心更大,他认为园林绿化行业利润空间大,不如自己当老板开公司,承揽其管辖范围内的工程项目。刘名松则为冯尔平违规经商办企业站台撑腰,一次就收受冯尔平所送感谢费100余万元。

100万元、200万元、500万元……随着受贿数额的增加,刘名松的欲望如同脱缰的野马,肆无忌惮。法院查明,刘名松共收受贿赂款达3979万元。

为了规避风险,他指使亲属拿工程、收回扣、当掮客。刘名松一方面安排其弟弟和好友充当自己敛财的“白手套”,代为保管赃款赃物;另一方面让妹夫挂靠公司,并帮其承揽园林绿化工程,让妹夫成为他的“钱袋子”。

园林环卫系统每年的工程量大、涉及领域广,重大项目实施报批程序本应经过领导班子集体讨论研究、作出决定后执行,但刘名松在任海口市万绿园管理处主任期间,以及在2013年任市园林局局长后,均秉持花钱“一支笔”、决策“一言堂”的工作作风,在领导班子集体决策中“夹带私货”,并强硬通过。

这种动机不纯、以集体决策为幌子的违规决策严重破坏园林环卫系统的政治生态。刘名松在工作上怠惰无为,并带头接受老板宴请,收受礼品礼金。刘名松案发前后,海口市园林环卫系统共有32名违纪违法党员干部被查处,如冯尔平、市园林和环境卫生管理局规划设计管理科科长林青等均受到党纪国法处理。

家风败坏

“我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又是家中长子,一直觉得帮弟弟妹妹是应该的。然而,有了权力,却错误地把弟弟、妹妹和妹夫带偏。我犯了严重错误,辜负党组织的培养,愧对父母和家人。”被留置后,刘名松每每回忆起因自身不正而断送家庭幸福时,都痛哭流涕、后悔不已。

细察刘名松案背后的原因,既有心理失衡、思想滑坡造成廉洁防线彻底失守,也有家人抱团式贪污腐败,将组织“责任田”变成私人“跑马场”,更有“头雁偏航式”宽松软管理,致使单位内部风气败坏。

除了刘名松,冯尔平案中也存在家风败坏问题。经查,冯尔平在任万绿园管理处综合科科长期间,与张某合伙成立海南某园林景观工程有限公司,为掩人耳目,让其弟媳、妻弟担任法定代表人、总经理,以挂名代持方式持有该公司97%股份,并承揽万绿园的工程项目,收益颇丰。

好的家风引领人向上向善,不良的家风却会贻害无穷。刘名松等人家风不正,深刻阐释了“全家福”变“全家腐”“全家覆”的惨痛教训。为此,海口市纪委监委以刘名松、冯尔平等案为鉴,督促海口市园林环卫系统积极开展家风廉政教育,督促全市“一把手”及其家属时刻绷紧廉洁自律这根弦,以纯正家风涵养清风正气。

亡羊补牢

“刘名松案教训深刻,当引以为鉴,要重点加强廉洁风险防控,保证项目清廉、群众受益。”今年6月30日,一场项目推进会暨警示教育大会在海南省海口市市政管理局举行。

“我单位将严格落实禁止领导干部违规插手干预工程建设领域行为的规定,坚决刹住插手工程承揽歪风;制定工程招标与评审工作相分离制度,铲除招投标环节利益变现土壤;全面排查全市园林和环卫系统工程廉洁风险点,大力整治利用亲友充当‘台前木偶’代收代持股份、当影子股东现象,让工程建设领域政治生态更清朗,政商关系更亲清。”海口市园林和环卫局主要负责人在全系统警示教育大会上表示。

为清除刘名松、冯尔平等人造成的不良影响,海口市纪委监委针对园林环卫系统发生的系列腐败案件,研究制定针对性工作方案,从政治生态、干部作风等5个方面剖析出9大问题,提出15条具体工作建议,督促全市园林环卫系统做好以案促改,修复净化政治生态。

针对海口市园林环卫局存在的领导干部违规插手干预工程建设等问题,海口市纪委监委指导市园林环卫局完善单位内控制度,制定《市园林环卫局政府采购内部控制管理制度》,研究成立局招投标工作领导小组;建立领导干部违规插手工程建设行为登记备案制度,刹住领导干部插手工程承揽歪风;加快试点推进“机器管招投标”,提升招投标管理透明度,有效遏制工程招投标活动中的违法违规行为,铲除利用招投标实现权钱交易的腐败土壤。

刘名松案暴露出的招投标环节腐败问题并非个例。对此,海口市纪委监委针对土地利用、工程招投标等腐败易发多发领域,围绕近期自贸港重点建设项目开展精准监督,聚焦领导干部违规干预插手工程项目、围标串标等问题,全面排查起底。目前,市纪委监委通过研判问题线索,共立案54人,处分45人,移送检察机关5人。其中,涉及园林环卫系统12人。

   编辑:周洁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