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环保 • 正文

跟着徐霞客看300多年前的云南生物多样性

来源:人民网  作者:段毅

“泉上有大树,四月会开出像蝴蝶一样的花,‘须翅栩然,与生蝶无异’;千万只蝴蝶也翩然而至,一串串地从树上倒挂至水面上,‘缤纷络绎,五色焕然’。游人组团来看这样的奇观,过了五月才结束。”这是300多年前明代大地理学家、“中华游圣”徐霞客对云南大理蝴蝶泉的“现场特写”,动物、植物、游人与环境和谐共生的场景跃然纸上。

优越的生态环境

云南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国徐霞客研究会副会长、云南徐霞客研究会会长陈庆江介绍,徐霞客的一生,热爱自然、礼敬自然,作为他在家乡以外生活时间最长的省,《徐霞客游记》对云南优越的生态环境、丰富的生物物种、和谐的人与自然关系进行了颇为详细而生动的记载。“徐霞客晚年所到的云南,湖多、树多、花多、景多,生物多样性特征凸显,他在云南多彩的山河间尽情游赏,用心观察,忘情而陶醉,所留下的绝大多数记述,在今天都极有价值。”

《徐霞客游记》中记录了云南丰富的景观多样性。“徐霞客的‘游’跟我们现在的旅游概念不一样,他不仅仅满足耳目心理的愉悦,更重在科学考察,尤其到了晚年,科考的意识和方法手段比青壮年时期更有所提升。”作为一名杰出的野外考察家,徐霞客突破各种地志资料的局限,记录了云南的江河、山岳、岩溶地貌、高原湖泊、坝子等景观,并对此赞不绝口。

300多年前,云南的植被状况是徐霞客着意考察和记录的对象。例如,滇东的罗平以松竹为主,竹林广布,县境西部“皆丛箐密翳”,东部“丛木蒙密”。富源“深篁密箐”。马龙“箐木森郁”。大姚“木丛路旁”。姚安“树木深密”。滇中一带林区略显分散,规模比滇东、滇西较小,但人们有种树爱树的习惯,村落和寺庙周围都有较好的林木围绕。滇西、滇西北、滇西南有广阔的森林,各地间林木连绵不断。比如,宾川的鸡足山“俱在深翠中”;丽江玉龙雪山南面的解脱林“乔松连幄”;剑川、鹤庆间“密树蒙茸”,剑川南境“万松森列”;漾濞东面苍山西坡“古木倒盘”;腾越(今腾冲)“深树蒙密”;昌宁“深木丛篁”;凤庆“丛木交蔽”……“这些生态景观与今天仍然大体相符。”陈庆江说。

19世纪,英法美3国的生物学家正是因为被徐霞客对高黎贡山地貌与植被的记录吸引,多次组队翻山越岭,不惜跋涉千里到此考察和采集标本。

丰富的生物物种

明代的云南,不但林区的分布遍及全省,而且名木奇花荟萃,美不胜收。徐霞客是爱花之人,他一路行走,一路用细腻的笔触描写了在他看来特别的花。旺盛的山茶、“映日烧林”的马缨花、种类繁多的兰花、“花大如盘的”西番菊、清香的梅、袭人的桂还有省城土主庙的菩提树、大理上关附近的十里香、蝴蝶泉边的蛱蝶花等等,不一而足,真可说是处处奇花异卉,美不胜收。

陈庆江介绍,徐霞客笔下的山茶花、杜鹃花,一个地方跟另一个地方不同,就以兰花来说,光是鸡足山就有很多种,有的“一穗二十多朵,花大二三寸”。云南植物种类繁多,徐霞客见到了很多内地看不到的植物;云南植物形态典型,“花红的形状和我家乡的相同,只是在家乡吃花红时,对果子的颜色与名称不符有怀疑,到云南花红才名副其实,‘红艳果不减花也’”;云南植物长势良好,如丽江种植60年的山茶,起初怀疑已有上百年,而岂知是因为旺盛的生命力,“奇妙如此”。

对于动物,除家畜家禽外,徐霞客还记录了虎、鹿、猿、鹦鹉、金线鱼、油鱼、时鱼、比目鱼、黑鱼等。云南湖泊广布,游记中记录了各地区的不同鱼类,对今天的鱼类学研究仍有助益。

徐霞客还总结了珍稀动物在云南的地理分布规律:“盖鹤庆以北多牦牛,顺宁以南多象。”南北各有一种异兽,只是中间隔着大理府,往西到永昌府、腾越州,其西渐渐狭隘,其中都有人,却不再有各种异兽了。在一个省份的区域内,既有高寒地区的牦牛,又有湿热地区的大象,也仅云南具备这个条件。“这与我们今天所说云南省内在南北相距近1000公里的范围内,涵盖了多样的地形地貌以及立体的气候环境,孕育了云南极为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完全吻合。”陈庆江说。

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明代的云南,人们对生物资源的利用和保护比比皆是。徐霞客途中所见,写下“菌中之珍品、为鸡菱、树蛾、白生香覃等”。药材他记录了颠茄、覆盆子、扶留藤。元谋境内有颠茄,高黎贡山石城附近森林里的扶留藤长得特别好:“此处尤巨而长,有长六丈者”。

那时,云南产茶范围比现在大,大理的感通茶,昆明的太华茶都是珍品。徐霞客记载,感通寺的茶树皆高三四丈,跟桂花树一样高,采摘的时候要用梯子,“茶味颇佳,炒而复曝,不免黝黑”。徐霞客旅游滇西北的时候正值春天。在鹤庆、丽江、剑川,村舍四周桃李灿然,深的浅的,“宿雨含红,朝烟带绿”,成为踏青、赏花、尝果的游憩胜地。

在《徐霞客游记》中,有人工培养花卉、驯化品种的例子。在永昌蒲缥,红花既是药材,又可作染料,其种植当时已具规模。在剑川,“植盆中花颇盛,山茶小仅尺许,而花大如碗”,这是精心选育优良品种的结果。在鸡足山,兰花的野生者仅一穗一花,叶细;而家兰则种类繁多,形色兼备。两相对照,人工培育的效果十分突出。

如今在安宁温泉曹溪寺,徐霞客笔下写过的优昙花(学名山玉兰)仍然存活,“其色白而淡黄,大如莲面瓣长,其香甚烈而无实果实。”这株树龄超过300年的二级古树主干部分已经碳化,基部的小枝长势良好,枝繁叶茂。安宁市温泉街道党工委书记刘科兰介绍,当地为古树名木建立了数据库,游客扫码便可以查阅古树信息。

“徐霞客游记对大自然的描写和点赞表达了他的生态观——人与自然要和谐相处,也折射出优美的人居环境在明代的云南是一种常态。根据中国气象史,明代嘉靖至清代道光年间,中国曾发生大规模类似于现在的极寒天气,也叫明清小冰期,但我们从徐霞客记录可以看出,云南动植物的分布跟现在基本是一致的,这其中的原因和规律,值得深入研究。”陈庆江说。(段毅)

编辑:新媒体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法制与新闻版权所有 PC版

Copyright www.lawnews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029608号-3